章节目录 完本感言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召唤师武相至尊龙战长空乾坤召唤假使重生八十年代重生成神灵末世之黑暗召唤师英雄无敌之地下城都市全技能大师赤色黎明

    转眼间,一年的时间就要过去了,而我竟然也写了一本百万字以上完本的书,真的很令自己意外。【最新章节阅读】

    在这里,要感谢纵横的福利制度,也要感谢一直追看的书友们。没有你们,我坚持不了这么久。

    《重生之文采风流》这本书,说实话写的很一般,因为里面掺杂我太多的个人情感。而且由于最初的设定,让整部小说缺乏矛盾冲突,戏剧性不够,人物形象也谈不上鲜明。

    完本之后回头再看它,真的是感觉新人作者能犯了的错误,自己几乎都犯了。如果说它有什么值得期待地方,也就是那些经典文学、影视作品在主角世界产生的影响了。

    下一本书,还是都市题材,初步的设想是术法、风水类的。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可能会在本月下旬或者是一月一日发书。还请各位书友继续支持。

    最后,再次感谢楼姐和那些一直支持我的书友们,多谢!“哎,妈,你和我爸挺好的吧?哎,我挺好挺好!那个……对不起啊,妈,今年我又不能回家过年了。对,那个公司挺忙的,然后又得加班。嗯,我知道。我都多大了还照顾不了自己。这个真没有,妈,我也想找,我也想结婚,这不真没合适地吗!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行了,妈你别问了,有了肯定第一时间通知你。行了,先不跟你说,下回再给你打吧!我挂了,妈!”

    挂掉电话之后,张铎的心情无比压抑。今天是元旦,从理论上讲,他已经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了。虽然只是虚岁。可依旧让他感到无尽的紧迫、沮丧和颓废,甚至还有着一闪而过的万念俱灰。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可他如今都快无立锥之地了。一晃毕业好几年,一事无成,钱没攒下,工作又不大顺意。

    他是一家大型书城的营业员,勉强沾点国企的边。因为项目属于文化产业,有财政拨款,对于盈利这方面,并不是书城创建的第一目的。他们没有销售压力,自然也就没有干活的动力,每天就是趴在架子上看书,要不就是聊天、玩手机。而每月领到的工资只有固定的那么一点,也就变得理所应当了。

    平日里还能自己骗骗自己,觉得虽然赚的少点,但总算胜在清闲。可一到过年就把他打回了原形,平日里的怡然自得瞬间变得幼稚可笑。一个赚不到钱的男人,即便优点再多,也称不上好男人的。

    张铎不敢回家,他害怕亲朋问他的年终奖和工资;害怕家人问他有没女朋友,催他去结婚;害怕同学聚会,看着别人春风得意,而自己却如此地落魄。过去朋友们给他的评价最多的是“有才”,而现在恐怕是“没用”吧!

    他倒了一杯啤酒,继续一个人自斟自饮。租的是个单间,七八平的样子,堪堪放下一张双人床,就没剩多大空间了。隔壁的两个屋里住了两对情侣,因为不能做饭,大家都是早出晚归,平时也没什么联系。

    父母倒是提过让他买房子,说家里可以出首付,让他自己还月供。他算了一下小户型的月供和自己的工资后,父母再提他就总往后拖了。

    张铎越喝酒越难过,想想当初他也曾经踌躇满志,豪情万丈。毕业的时候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到“鹏城”闯天下,没想到几年之后被现实的社会打击的苟延残喘,灰溜溜地跑回家乡,到省城谋生。

    “混吃等死、胸无大志。”这是他的一个远房长辈酒后斜着眼睛对他说的,他那时没有反驳,只是苦笑。志向远大又怎么样?他又不是没有过理想,可惜后来戒了。

    “时运不济,命“哎,妈,你和我爸挺好的吧?哎,我挺好挺好!那个……对不起啊,妈,今年我又不能回家过年了。对,那个公司挺忙的,然后又得加班。嗯,我知道。我都多大了还照顾不了自己。这个真没有,妈,我也想找,我也想结婚,这不真没合适地吗!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行了,妈你别问了,有了肯定第一时间通知你。行了,先不跟你说,下回再给你打吧!我挂了,妈!”

    挂掉电话之后,张铎的心情无比压抑。今天是元旦,从理论上讲,他已经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了。虽然只是虚岁。可依旧让他感到无尽的紧迫、沮丧和颓废,甚至还有着一闪而过的万念俱灰。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可他如今都快无立锥之地了。一晃毕业好几年,一事无成,钱没攒下,工作又不大顺意。

    他是一家大型书城的营业员,勉强沾点国企的边。因为项目属于文化产业,有财政拨款,对于盈利这方面,并不是书城创建的第一目的。他们没有销售压力,自然也就没有干活的动力,每天就是趴在架子上看书,要不就是聊天、玩手机。而每月领到的工资只有固定的那么一点,也就变得理所应当了。

    平日里还能自己骗骗自己,觉得虽然赚的少点,但总算胜在清闲。可一到过年就把他打回了原形,平日里的怡然自得瞬间变得幼稚可笑。一个赚不到钱的男人,即便优点再多,也称不上好男人的。

    张铎不敢回家,他害怕亲朋问他的年终奖和工资;害怕家人问他有没女朋友,催他去结婚;害怕同学聚会,看着别人春风得意,而自己却如此地落魄。过去朋友们给他的评价最多的是“有才”,而现在恐怕是“没用”吧!

    他倒了一杯啤酒,继续一个人自斟自饮。租的是个单间,七八平的样子,堪堪放下一张双人床,就没剩多大空间了。隔壁的两个屋里住了两对情侣,因为不能做饭,大家都是早出晚归,平时也没什么联系。

    父母倒是提过让他买房子,说家里可以出首付,让他自己还月供。他算了一下小户型的月供和自己的工资后,父母再提他就总往后拖了。

    张铎越喝酒越难过,想想当初他也曾经踌躇满志,豪情万丈。毕业的时候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到“鹏城”闯天下,没想到几年之后被现实的社会打击的苟延残喘,灰溜溜地跑回家乡,到省城谋生。

    “混吃等死、胸无大志。”这是他的一个远房长辈酒后斜着眼睛对他说的,他那时没有反驳,只是苦笑。志向远大又怎么样?他又不是没有过理想,可惜后来戒了。

    “时运不济,命“哎,妈,你和我爸挺好的吧?哎,我挺好挺好!那个……对不起啊,妈,今年我又不能回家过年了。对,那个公司挺忙的,然后又得加班。嗯,我知道。我都多大了还照顾不了自己。这个真没有,妈,我也想找,我也想结婚,这不真没合适地吗!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行了,妈你别问了,有了肯定第一时间通知你。行了,先不跟你说,下回再给你打吧!我挂了,妈!”

    挂掉电话之后,张铎的心情无比压抑。今天是元旦,从理论上讲,他已经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了。虽然只是虚岁。可依旧让他感到无尽的紧迫、沮丧和颓废,甚至还有着一闪而过的万念俱灰。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可他如今都快无立锥之地了。一晃毕业好几年,一事无成,钱没攒下,工作又不大顺意。

    他是一家大型书城的营业员,勉强沾点国企的边。因为项目属于文化产业,有财政拨款,对于盈利这方面,并不是书城创建的第一目的。他们没有销售压力,自然也就没有干活的动力,每天就是趴在架子上看书,要不就是聊天、玩手机。而每月领到的工资只有固定的那么一点,也就变得理所应当了。

    平日里还能自己骗骗自己,觉得虽然赚的少点,但总算胜在清闲。可一到过年就把他打回了原形,平日里的怡然自得瞬间变得幼稚可笑。一个赚不到钱的男人,即便优点再多,也称不上好男人的。

    张铎不敢回家,他害怕亲朋问他的年终奖和工资;害怕家人问他有没女朋友,催他去结婚;害怕同学聚会,看着别人春风得意,而自己却如此地落魄。过去朋友们给他的评价最多的是“有才”,而现在恐怕是“没用”吧!

    他倒了一杯啤酒,继续一个人自斟自饮。租的是个单间,七八平的样子,堪堪放下一张双人床,就没剩多大空间了。隔壁的两个屋里住了两对情侣,因为不能做饭,大家都是早出晚归,平时也没什么联系。

    父母倒是提过让他买房子,说家里可以出首付,让他自己还月供。他算了一下小户型的月供和自己的工资后,父母再提他就总往后拖了。

    张铎越喝酒越难过,想想当初他也曾经踌躇满志,豪情万丈。毕业的时候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到“鹏城”闯天下,没想到几年之后被现实的社会打击的苟延残喘,灰溜溜地跑回家乡,到省城谋生。

    “混吃等死、胸无大志。”这是他的一个远房长辈酒后斜着眼睛对他说的,他那时没有反驳,只是苦笑。志向远大又怎么样?他又不是没有过理想,可惜后来戒了。

    “时运不济,命“哎,妈,你和我爸挺好的吧?哎,我挺好挺好!那个……对不起啊,妈,今年我又不能回家过年了。对,那个公司挺忙的,然后又得加班。嗯,我知道。我都多大了还照顾不了自己。这个真没有,妈,我也想找,我也想结婚,这不真没合适地吗!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行了,妈你别问了,有了肯定第一时间通知你。行了,先不跟你说,下回再给你打吧!我挂了,妈!”

    挂掉电话之后,张铎的心情无比压抑。今天是元旦,从理论上讲,他已经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了。虽然只是虚岁。可依旧让他感到无尽的紧迫、沮丧和颓废,甚至还有着一闪而过的万念俱灰。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可他如今都快无立锥之地了。一晃毕业好几年,一事无成,钱没攒下,工作又不大顺意。

    他是一家大型书城的营业员,勉强沾点国企的边。因为项目属于文化产业,有财政拨款,对于盈利这方面,并不是书城创建的第一目的。他们没有销售压力,自然也就没有干活的动力,每天就是趴在架子上看书,要不就是聊天、玩手机。而每月领到的工资只有固定的那么一点,也就变得理所应当了。

    平日里还能自己骗骗自己,觉得虽然赚的少点,但总算胜在清闲。可一到过年就把他打回了原形,平日里的怡然自得瞬间变得幼稚可笑。一个赚不到钱的男人,即便优点再多,也称不上好男人的。

    张铎不敢回家,他害怕亲朋问他的年终奖和工资;害怕家人问他有没女朋友,催他去结婚;害怕同学聚会,看着别人春风得意,而自己却如此地落魄。过去朋友们给他的评价最多的是“有才”,而现在恐怕是“没用”吧!

    他倒了一杯啤酒,继续一个人自斟自饮。租的是个单间,七八平的样子,堪堪放下一张双人床,就没剩多大空间了。隔壁的两个屋里住了两对情侣,因为不能做饭,大家都是早出晚归,平时也没什么联系。

    父母倒是提过让他买房子,说家里可以出首付,让他自己还月供。他算了一下小户型的月供和自己的工资后,父母再提他就总往后拖了。

    张铎越喝酒越难过,想想当初他也曾经踌躇满志,豪情万丈。毕业的时候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到“鹏城”闯天下,没想到几年之后被现实的社会打击的苟延残喘,灰溜溜地跑回家乡,到省城谋生。

    “混吃等死、胸无大志。”这是他的一个远房长辈酒后斜着眼睛对他说的,他那时没有反驳,只是苦笑。志向远大又怎么样?他又不是没有过理想,可惜后来戒了。

    “时运不济,命“哎,妈,你和我爸挺好的吧?哎,我挺好挺好!那个……对不起啊,妈,今年我又不能回家过年了。对,那个公司挺忙的,然后又得加班。嗯,我知道。我都多大了还照顾不了自己。这个真没有,妈,我也想找,我也想结婚,这不真没合适地吗!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行了,妈你别问了,有了肯定第一时间通知你。行了,先不跟你说,下回再给你打吧!我挂了,妈!”

    挂掉电话之后,张铎的心情无比压抑。今天是元旦,从理论上讲,他已经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了。虽然只是虚岁。可依旧让他感到无尽的紧迫、沮丧和颓废,甚至还有着一闪而过的万念俱灰。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可他如今都快无立锥之地了。一晃毕业好几年,一事无成,钱没攒下,工作又不大顺意。

    他是一家大型书城的营业员,勉强沾点国企的边。因为项目属于文化产业,有财政拨款,对于盈利这方面,并不是书城创建的第一目的。他们没有销售压力,自然也就没有干活的动力,每天就是趴在架子上看书,要不就是聊天、玩手机。而每月领到的工资只有固定的那么一点,也就变得理所应当了。

    平日里还能自己骗骗自己,觉得虽然赚的少点,但总算胜在清闲。可一到过年就把他打回了原形,平日里的怡然自得瞬间变得幼稚可笑。一个赚不到钱的男人,即便优点再多,也称不上好男人的。

    张铎不敢回家,他害怕亲朋问他的年终奖和工资;害怕家人问他有没女朋友,催他去结婚;害怕同学聚会,看着别人春风得意,而自己却如此地落魄。过去朋友们给他的评价最多的是“有才”,而现在恐怕是“没用”吧!

    他倒了一杯啤酒,继续一个人自斟自饮。租的是个单间,七八平的样子,堪堪放下一张双人床,就没剩多大空间了。隔壁的两个屋里住了两对情侣,因为不能做饭,大家都是早出晚归,平时也没什么联系。

    父母倒是提过让他买房子,说家里可以出首付,让他自己还月供。他算了一下小户型的月供和自己的工资后,父母再提他就总往后拖了。

    张铎越喝酒越难过,想想当初他也曾经踌躇满志,豪情万丈。毕业的时候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到“鹏城”闯天下,没想到几年之后被现实的社会打击的苟延残喘,灰溜溜地跑回家乡,到省城谋生。

    “混吃等死、胸无大志。”这是他的一个远房长辈酒后斜着眼睛对他说的,他那时没有反驳,只是苦笑。志向远大又怎么样?他又不是没有过理想,可惜后来戒了。

    “时运不济,命“哎,妈,你和我爸挺好的吧?哎,我挺好挺好!那个……对不起啊,妈,今年我又不能回家过年了。对,那个公司挺忙的,然后又得加班。嗯,我知道。我都多大了还照顾不了自己。这个真没有,妈,我也想找,我也想结婚,这不真没合适地吗!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行了,妈你别问了,有了肯定第一时间通知你。行了,先不跟你说,下回再给你打吧!我挂了,妈!”

    挂掉电话之后,张铎的心情无比压抑。今天是元旦,从理论上讲,他已经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了。虽然只是虚岁。可依旧让他感到无尽的紧迫、沮丧和颓废,甚至还有着一闪而过的万念俱灰。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可他如今都快无立锥之地了。一晃毕业好几年,一事无成,钱没攒下,工作又不大顺意。

    他是一家大型书城的营业员,勉强沾点国企的边。因为项目属于文化产业,有财政拨款,对于盈利这方面,并不是书城创建的第一目的。他们没有销售压力,自然也就没有干活的动力,每天就是趴在架子上看书,要不就是聊天、玩手机。而每月领到的工资只有固定的那么一点,也就变得理所应当了。

    平日里还能自己骗骗自己,觉得虽然赚的少点,但总算胜在清闲。可一到过年就把他打回了原形,平日里的怡然自得瞬间变得幼稚可笑。一个赚不到钱的男人,即便优点再多,也称不上好男人的。

    张铎不敢回家,他害怕亲朋问他的年终奖和工资;害怕家人问他有没女朋友,催他去结婚;害怕同学聚会,看着别人春风得意,而自己却如此地落魄。过去朋友们给他的评价最多的是“有才”,而现在恐怕是“没用”吧!

    他倒了一杯啤酒,继续一个人自斟自饮。租的是个单间,七八平的样子,堪堪放下一张双人床,就没剩多大空间了。隔壁的两个屋里住了两对情侣,因为不能做饭,大家都是早出晚归,平时也没什么联系。

    父母倒是提过让他买房子,说家里可以出首付,让他自己还月供。他算了一下小户型的月供和自己的工资后,父母再提他就总往后拖了。

    张铎越喝酒越难过,想想当初他也曾经踌躇满志,豪情万丈。毕业的时候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到“鹏城”闯天下,没想到几年之后被现实的社会打击的苟延残喘,灰溜溜地跑回家乡,到省城谋生。

    “混吃等死、胸无大志。”这是他的一个远房长辈酒后斜着眼睛对他说的,他那时没有反驳,只是苦笑。志向远大又怎么样?他又不是没有过理想,可惜后来戒了。

    “时运不济,命“哎,妈,你和我爸挺好的吧?哎,我挺好挺好!那个……对不起啊,妈,今年我又不能回家过年了。对,那个公司挺忙的,然后又得加班。嗯,我知道。我都多大了还照顾不了自己。这个真没有,妈,我也想找,我也想结婚,这不真没合适地吗!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行了,妈你别问了,有了肯定第一时间通知你。行了,先不跟你说,下回再给你打吧!我挂了,妈!”

    挂掉电话之后,张铎的心情无比压抑。今天是元旦,从理论上讲,他已经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了。虽然只是虚岁。可依旧让他感到无尽的紧迫、沮丧和颓废,甚至还有着一闪而过的万念俱灰。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可他如今都快无立锥之地了。一晃毕业好几年,一事无成,钱没攒下,工作又不大顺意。

    他是一家大型书城的营业员,勉强沾点国企的边。因为项目属于文化产业,有财政拨款,对于盈利这方面,并不是书城创建的第一目的。他们没有销售压力,自然也就没有干活的动力,每天就是趴在架子上看书,要不就是聊天、玩手机。而每月领到的工资只有固定的那么一点,也就变得理所应当了。

    平日里还能自己骗骗自己,觉得虽然赚的少点,但总算胜在清闲。可一到过年就把他打回了原形,平日里的怡然自得瞬间变得幼稚可笑。一个赚不到钱的男人,即便优点再多,也称不上好男人的。

    张铎不敢回家,他害怕亲朋问他的年终奖和工资;害怕家人问他有没女朋友,催他去结婚;害怕同学聚会,看着别人春风得意,而自己却如此地落魄。过去朋友们给他的评价最多的是“有才”,而现在恐怕是“没用”吧!

    他倒了一杯啤酒,继续一个人自斟自饮。租的是个单间,七八平的样子,堪堪放下一张双人床,就没剩多大空间了。隔壁的两个屋里住了两对情侣,因为不能做饭,大家都是早出晚归,平时也没什么联系。

    父母倒是提过让他买房子,说家里可以出首付,让他自己还月供。他算了一下小户型的月供和自己的工资后,父母再提他就总往后拖了。

    张铎越喝酒越难过,想想当初他也曾经踌躇满志,豪情万丈。毕业的时候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到“鹏城”闯天下,没想到几年之后被现实的社会打击的苟延残喘,灰溜溜地跑回家乡,到省城谋生。

    “混吃等死、胸无大志。”这是他的一个远房长辈酒后斜着眼睛对他说的,他那时没有反驳,只是苦笑。志向远大又怎么样?他又不是没有过理想,可惜后来戒了。

    “时运不济,命“哎,妈,你和我爸挺好的吧?哎,我挺好挺好!那个……对不起啊,妈,今年我又不能回家过年了。对,那个公司挺忙的,然后又得加班。嗯,我知道。我都多大了还照顾不了自己。这个真没有,妈,我也想找,我也想结婚,这不真没合适地吗!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行了,妈你别问了,有了肯定第一时间通知你。行了,先不跟你说,下回再给你打吧!我挂了,妈!”

    挂掉电话之后,张铎的心情无比压抑。今天是元旦,从理论上讲,他已经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了。虽然只是虚岁。可依旧让他感到无尽的紧迫、沮丧和颓废,甚至还有着一闪而过的万念俱灰。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可他如今都快无立锥之地了。一晃毕业好几年,一事无成,钱没攒下,工作又不大顺意。

    他是一家大型书城的营业员,勉强沾点国企的边。因为项目属于文化产业,有财政拨款,对于盈利这方面,并不是书城创建的第一目的。他们没有销售压力,自然也就没有干活的动力,每天就是趴在架子上看书,要不就是聊天、玩手机。而每月领到的工资只有固定的那么一点,也就变得理所应当了。

    平日里还能自己骗骗自己,觉得虽然赚的少点,但总算胜在清闲。可一到过年就把他打回了原形,平日里的怡然自得瞬间变得幼稚可笑。一个赚不到钱的男人,即便优点再多,也称不上好男人的。

    张铎不敢回家,他害怕亲朋问他的年终奖和工资;害怕家人问他有没女朋友,催他去结婚;害怕同学聚会,看着别人春风得意,而自己却如此地落魄。过去朋友们给他的评价最多的是“有才”,而现在恐怕是“没用”吧!

    他倒了一杯啤酒,继续一个人自斟自饮。租的是个单间,七八平的样子,堪堪放下一张双人床,就没剩多大空间了。隔壁的两个屋里住了两对情侣,因为不能做饭,大家都是早出晚归,平时也没什么联系。

    父母倒是提过让他买房子,说家里可以出首付,让他自己还月供。他算了一下小户型的月供和自己的工资后,父母再提他就总往后拖了。

    张铎越喝酒越难过,想想当初他也曾经踌躇满志,豪情万丈。毕业的时候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到“鹏城”闯天下,没想到几年之后被现实的社会打击的苟延残喘,灰溜溜地跑回家乡,到省城谋生。

    “混吃等死、胸无大志。”这是他的一个远房长辈酒后斜着眼睛对他说的,他那时没有反驳,只是苦笑。志向远大又怎么样?他又不是没有过理想,可惜后来戒了。

    “时运不济,命

本文网址:https://xs9.top/xs/1/1304/2580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9.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