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全本已完成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末世之城 > 章节目录 第133章 ¤重生末世之城¤第133章

章节目录 第133章 ¤重生末世之城¤第133章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召唤师武相至尊龙战长空乾坤召唤假使重生八十年代重生成神灵末世之黑暗召唤师英雄无敌之地下城都市全技能大师赤色黎明

    ¤重生末世之城¤第133章§结局§(下)

    当耀眼的光芒闪耀,王冬冬看到了时间静止的画面,目所能及,是依偎在一起等待死亡的两个人,一个是他,一个是他深爱的人。

    玉观音变成了流动的黑色,它看似水质一般柔和,又幻化成坚不可摧的金属头盔,它悬浮在王冬冬的头顶,汲取着所有的记忆。

    王冬冬才真正清楚的明白,自己是如何靠着玉观音实现穿越重生,它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又像是未来人类可及的科技。

    此时,它幻化成一个黑色多边形的水银体,悬浮在眼前不动,王冬冬好奇之下用手轻轻触碰,无尽的光芒闪耀,他只能闭上眼睛身处于黑暗之中,无晶、无光、无经、无维于空瀚之中,他感觉不到疼痛,也触摸不到时间的流失,耳边却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正在呢喃着什么...

    王冬冬睁开眼,只见一个身着绿色军装,头顶的帽子有颗五星帽徽的男人,他抱起一个眼角泛着泪花的小男孩倒着走路...

    王冬冬这才发现,时间在坍塌,所有的一切都是反着来的,他回过望去,那是一个孤儿院的门口。

    小男孩儿瞧着不大,只有三四岁模样,手里紧紧抓着一根从男人脖子上扯下的红绳,红绳上挂着的正是令人匪夷所思的玉观音。

    这个男人的穿着,是上个世纪的军装样式,他回到了家里,摘下了帽子,露出了惨白的脸色,简陋的屋内,床上躺着一个气绝身亡的女人,她神情狰狞的张着嘴,露出黑黄的牙齿,太阳穴上还扎着一把匕首。

    小男孩儿睁开了双眼,那双眼睛里都是懵懂与稚气,却又令感觉人十分熟悉,王冬冬认了出来,正是幼年时期的李晓勇。

    李晓勇的父亲亲手杀了他的母亲,因为他的母亲已经变成了失去人性的丧尸,时间继续倒回,他的母亲躺在医院里,身患绝症,被身穿白大褂的丈夫亲手注射了一支针剂。

    一个又一个无眠的夜晚,李晓勇的父亲在实验室里钻研,他偶尔会拿出玉观音在手边摩挲。

    王冬冬就这样看着他的父母结婚,一起工作,一起回到南极的科考团。

    画面静止在南极,一片片豆大的雪花飘不落,李晓勇父亲的双手正搬起一块冰砖,王冬冬仔细打量那块冰砖,里面竟冰封着一条手臂粗细的节肢动物,它像极了蜈蚣,身体蜷成一团,头部却呲着锋利的尖牙。

    王冬冬心生疑惑,难道这就是丧尸病毒的罪魁祸首?

    他试着触碰了一下冰块,下一个瞬间,眼前一片黑暗,身体恢复了触觉,从指间传递到心脏刺骨的冰凉,止不住的浑身抽搐,紧接着,开始感到透不过气的窒息。

    “200j,clear。”

    ‘滴~滴~滴~’

    王冬冬睁开了充满红血丝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身穿白衣头戴口罩的急救人员,看向周围的环境,竟是在救护车中,低头看向自己赤衤果的上身,左胸上的印记不见了。

    周涛腿软的爬上救护车,急道:“冬冬你没事吧,可吓死我了?”

    王冬冬脑子还有些懵,问道:“我出车祸了?”

    “嗯?”周涛一噎,道:“没有哇,你走着走着在马路上晕倒了。”

    “我的玉观音呢?”

    “什么玉观音?”急救人员道:“你身上什么也没有。”

    周涛道:“会不会是放在家里没带出来?”

    “今天可是15年9月28号?”

    周涛愣了一下,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道:“是。”

    “把你的外套借我,我没事儿了!”

    急救的医护人员见王冬冬竟然要走,急道:“先生,你不能走,刚刚你的心脏骤停,需要到医院做具体的检查。”

    在王冬冬的坚持下,他还是直接回了家。

    在洗手间里,他泼了半天的冷水让自己冷静,看着镜子中与常人无异的脸庞,心中惊疑不定,上一秒,他还在南极,下一秒,就回到了2015年9月28日,没有发生车祸却无端端晕倒。

    他整理了一下时间在坍塌时看到的景象,李晓勇的父亲是隶属于部队的科研人员,名牌上的名字叫邹建国,在南极发现了一个冰封生物,之后李晓勇出生,李母病重,邹建国研制的医药无效,导致李母病变,邹建国自知时日无多,将李晓勇送往孤儿院。

    玉观音原本是属于李母,叫什么名字来着?回想医院病床上的信息卡,段梅。段梅在新婚之夜将玉观音送给邹建国,之后被李晓勇带去了孤儿院,最后不知道为何,却又落在了继父的手中,辗转到了自己手上。

    他在家中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玉观音,却在放贵重物品的盒子里,找到了一对儿金戒指,记忆回笼,母亲与继父结婚后,送给他的是一对儿金戒指,而不是玉观音。

    他又打开电脑,查询rh31基因改造,竟然没有,又查了骁勇侦探社,也是查无结果,不甘心的查询了多个搜索引擎,没有任何信息。

    王冬冬趴在电脑桌前,百感交集,没有病毒,没有末世,没有了李晓勇,他在搜索引擎上打了三个字:李晓勇。

    结果为5659个同名,还不包括未注册信息。

    rh31消失了,李晓勇也消失了。

    他在家里躺了一个礼拜,将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

    心不在焉的看着财经新闻,听着似曾相识的话,王冬冬一骨碌翻身坐了起来,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记得上一世在家修养时,周涛辞了职跟着他一起开农场,周涛曾经看着财经频道嘀咕过,公司在美国的股票市场上亏了不少钱,还说幸好辞了职,不然可能连工资都拿不到。

    为了印证心中的猜测,王冬冬上班后便翻遍了公司的投资意向,公司买哪支股票,他就做空哪支股票,短短一个月内,他在国外的资产,翻了百倍不止。

    王冬冬赚到了几辈子也不敢想象的钱,怕引来事端,便以身体不适为由直接辞了职。

    2016年的春节前后,国内股市迎来牛市,王冬冬坐在咖啡馆内,电话指挥经理人将所有股票抛售一空,对面坐着的人感叹道:“王生如此年轻,简直就是股神再世,有没有内部消息照顾下老哥?”

    王冬冬回道:“这波行情已经过去了,现在入市只会套牢,你没听到我都卖了吗?!我要的资料查到了吗?”

    年近不惑的田楚,递过一叠资料,王冬冬看了半天,一阵失望,没有一个与李晓勇的信息相符,“段梅的资料呢,也没查得到吗?邹建军呢?”莫不是自己记错了李晓勇父母的名字?可医院的病床上,明明写着李晓勇的母亲叫段梅,他气急败坏的将一堆无用的资料摔在了桌子上,“你查了这么久,一点有用的资料都没有!”

    世道艰难,田楚不愿意得罪客户,况且这位客人还是个大方的,耐心的解释道:“王生,你给的资料太少了,光靠着三张画像和名字真是太难找了,又都是上个世纪的信息,北京周边就有三家红星孤儿院,我以孤儿院为中心点,方圆十公里的医院我都跑遍了,根本没有你所描述的这家姓邹的记录。况且,如果按你所说,这家人是部队的,个人信息有可能不会公开,也就是说,像我们一般人是查不到的。”

    王冬冬吐出了一口浊气,在查到孤儿院里没有李晓勇的信息后,他心里也清楚,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人,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他抬头看了一眼田楚,同是k1退役,同样以私家侦探讨生活,当初会挑中田楚,也是因为这人的背景与李晓勇很像,悻悻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发脾气不是针对你,你接着查吧。”

    一年后,末日没有来临,世界还是一派祥和,王冬冬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搜索有关基因改造的相关消息,顺便通过搜索引擎查下那三张画像,看看能不能在社交网络上查到些信息,这天像往常一样,还是一无所获,却突然收到一个陌生人的邮件:你要找的人。

    王冬冬皱起了眉头,以为是田楚发来的资料,这一年来,一次次的失望已经习以为常,他打开了邮件的附件,就愣在了当场,心脏乱跳,那张证件照上,短短的平头,棱角分明的脸型,炯炯有神的单眼皮,不是李晓勇是谁。

    擦掉不禁滑落脸颊的泪水,颤抖着手指,用手机拍下了资料上的信息,火速订了一张去往北京的机票。

    好死不死,机场航班大延误,王冬冬坐在登机口,看着手机里的证件照,越等越是心凉,晓勇会不会不记得自己?见到了人,该说些什么?再给他算一次命?

    王冬冬踌躇了半天,还是拨打了资料上的电话号码...

    ‘歪~哪位?’

    ‘歪~说话呀?!’

    ‘嘟~嘟~嘟~’

    王冬冬盯着手机上的黑屏,心想:是李晓勇的声音没错,可是,我们的命运还会有交集吗?

    热情满满的赶到机场,愁云盖顶的上了飞机,的士上,看着越来越暗的街道,拥堵的北京渐渐变得灯火辉煌,可算找到楼下,在门禁前却顿足不前,手指在房间号码上,就是按不下去,心乱如麻:他会不会有女朋友了?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是疯子?一切又要重新开始吗?

    “诶~您堵在门口嘛呢?”

    熟悉的低沉嗓音,没有了东北口音,一口的京片子,王冬冬僵硬的转过头...

    看着大冬天身着背心沙滩裤的人,期期艾艾的唤道:“晓、晓勇...”

    “晓什么勇...”李晓勇左手拎着一袋子燕京啤酒,右手拎着烤串,看清眼前的人,购物袋落地,啤酒瓶子摔碎了几瓶,刺啦啦的往外留着起泡的液体,“你...”

    李晓勇只道了一声‘你’,就伸手给了王冬冬一巴掌。

    王冬冬摸着脸颊,被人打懵了,搞什么,刚见面就是一巴掌?

    李晓勇像是反应过来,连连道歉,又抽了自己两嘴巴,这两巴掌异常的狠,顿时脸就红了,“卧槽,没做梦!”

    “晓勇~”王冬冬一把抱住李晓勇,哭哭唧唧的喊道:“你长高了,比原来还壮,怎么跟马一样了。”

    李晓勇满脸疑惑,听着王冬冬语无伦次的哭诉,心里莫名一抽一抽的疼,他捧起满面泪痕的王冬冬,不解的嘀咕道:“真像!太他妈像了!”

    王冬冬踮起脚尖,搂着李晓勇的脖子直接亲了上去,他已经十分确定,李晓勇记得他,不管不顾的亲了上去,唇舌交缠,还是熟悉的唇,熟悉的烟草味道,熟悉的被掌控的方式...

    李晓勇将王冬冬抵在墙边,越吻越激动,他喘着粗气停了下来,拉开背心,露出左胸上的黑色图腾,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王冬冬看着李晓勇绯红的脸,只瞧了那个图腾一眼,笑中带泪,道:“知道。”

    .·°∴☆..·°.·°∴☆..·°.·°∴☆..·°

    “老邹,老邹,快开门,你快下楼看看,你儿砸在楼下跟个小伙子打啵儿呢!”

    戴着老花镜的邹建军将门打开,波澜不惊的讲道:“胡说八道什么呢!”

    “不信你自己下去看看,咱们这栋楼,就在门禁那,好多人都看到了。”

    邹建军穿着拖拉板,急吼吼的跑出来一瞧,哪还有儿子的身影...

    .·°∴☆..·°.·°∴☆..·°.·°∴☆..·°

    酒店房间里的灯光昏暗,电视机里正播放着黄金档的电视剧,电视的荧幕闪烁,为凌乱的床上带去一些暧昧的光线,李晓勇裹着被单,有点想不通自己到底怎么回事,跟着一个陌生人开房,是为了搞清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却稀里糊涂的就...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流水声,李晓勇掀开被子,赤身衤果体的走了进浴室,刚想开口,看到浴缸里的人,胸前都是他自己种上的草莓,想起刚刚的旖旎画面,心中难免又是一阵悸动,脚不受控制的迈进浴缸里,抱着人一起泡澡,“我们到底是...”

    感觉到身后的红旗升起,王冬冬一个翻身将李晓勇压在身下,细密的亲吻落下,靠着水的润滑便坐了上去...

    李晓勇连一句话都讲不完整,深陷在欲|望里不可自拔,又是一轮的高|潮过后,才开口道:“你是我挥之不去的梦魇......”

    王冬冬趴在坚实的胸口,感觉对方强而有力的心跳,听着李晓勇讲述近两年的过往。

    大概两年前开始,李晓勇晚晚都会做梦,梦境清晰犹如现实,他为了这挥之不去匪夷所思的梦魇,每天跑到精神病院看心理医生,工作暂停,未婚妻也跑了,他曾经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完了,直到王冬冬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才确定自己没疯,在梦里,我那么稀罕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记得,后来你满头发白,眼睛跟鬼一样,我是真的纳了闷了,我怎么下得去嘴...哎呀,疼,别掐...”

    王冬冬抓住关键词,问道:“你有未婚妻?”

    “不是说吹了嘛。”李晓勇悻悻的讲道:“我家老头管得严,上学的时候严禁谈恋爱,大学毕业参军,交际圈子太小也没机会找对象,大前年开始,老头才急了,连着介绍了好几个姑娘给我挑,后来这个...感觉还凑合吧,双方家长也都挺满意的就准备结婚,刚决定结婚没多久,你开始往我脑子里钻,她始终不能理解,就分手了。”

    王冬冬摆弄着李晓勇胸前的玉观音,又问道:“你妈呢?”

    李晓勇回道:“我不记事儿的时候,我妈就不在了,我爸一直单着...”说到他家老头,他才想起来自己出门有一会儿了,“卧槽,几点啦?”

    “快十一点了吧?!”

    李晓勇一骨碌爬起身,光着屁股跑出浴室...

    王冬冬看着浴缸里的水花四溅,还没反应过来,李晓勇又拿着他的手机回来了,“我出门没带手机,这都快四个小时了,给我家老头去个电话...”

    ‘喂哪位?’

    李晓勇将电话放在一遍,按了免提,“老邹,我...”

    ‘你个小兔崽子,跑哪去啦?我撸串和啤酒呢?’

    “这不是重点,老头,告诉你个好消息,我老处男的封印终于解除了...”李晓勇说这话的时候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还向王冬冬抛了个媚眼,“大眼睛水汪汪的,老好看了!”

    ‘你...啥时候处的对象?’

    “你管那么多,我心情好的时候,带回来给你瞧瞧不就知道啦。我晚上不回来了,先这样。”

    王冬冬看得出来,这一世,李晓勇多了个父亲,人却开朗了许多,不再那么敏感,患得患失。

    “你...别老这样看着我行吗...”李晓勇直指下面,“瞧,又硬了...”

    两人在酒店里厮混了三天,李晓勇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只当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前最后疯狂。有时日夜颠倒,有时晕睡不醒,日上三竿,电话铃声响起,王冬冬迷迷糊糊的看着是个国外来电,便接听了电话:“妈,在哪嗨皮呢?”

    ‘我跟你爸在瑞士呢,过两天就回了,现在还睡觉呢?’

    “嗯~”

    ‘还好吗?’

    “挺好。”

    ‘过年回西安还是回东北呀?’

    “你们定吧,你不是还有几天才回来吗?”

    ‘我的意思是说,你要是带人回来,就回西安先给我们瞧瞧,你要是没人领回家,咱们就回东北。’

    “回东北。”

    王冬冬话音刚落,就被李晓勇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那幽怨的小眼神仿佛受了很大的伤害,强烈的表达着不满。

    ‘儿咂,上上心行吗?你咋就不着急呢?’

    刚好电话里有插播,王冬冬紧忙道:“妈,我有电话进来,等会儿给你电话。”挂断老娘电话后,见又是个未知电话号码,推开咬过来的大脑壳,接起电话,“喂你好。”

    对方停顿了一会儿才道:‘...找到你要找的人了?’

    王冬冬心里一惊,声音有点耳熟,却不是田楚,“您...哪位?”

    ‘...我是赵一民。’

    “赵、赵将军?”

    ‘你在北京,刚好我也有时间,我们需要见一面,好好聊聊,顺便拿些资料给你看。’

    王冬冬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完了,不像是有什么好事。

    ——全剧终。

本文网址:https://xs9.top/xs/1/1306/2589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9.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