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说

不同寻常的母女(女女)

女神小说 2023-06-01 13:35 出处:网络 作者:女王小说编辑:@女神小说
第一章 泛着红色光晕的双子星在夜幕上更夺人目光,这个美丽的王国在双子星的庇佑下繁荣发展着,统治着这个王国的是一个叫雪妍的女王。
第一章
泛着红色光晕的双子星在夜幕上更夺人目光,这个美丽的王国在双子星的庇佑下繁荣发展着,统治着这个王国的是一个叫雪妍的女王。

象征着权利和地位的女王石像屹立在城市的中心,雕刻石像的工匠巧夺天工,把女王的高贵显露得淋漓尽致,石像中的女王脚踩在另一个女人的头上,手里拿着王冠,象征着女王无上的权利。

有关这个石像有着一个这样的故事,那时的王国

当两个孩子16岁的时候,两位女王决定王位只能由她们其中的一位继承,这样才能让王国更好的发展下去。她们决定让两位公主进入皇家学院学习,学院中的学员大多都是贵族的后裔或者是大臣的子孙。公平起见,两位小公主,谁可以在毕业的时候拥有更多的拥护者,谁就可以继承唯一的王位。

叶雪公主的母亲掌控着这个王国的军队,如果不是念及往日姐妹情深,或许她早就是这个王国唯一的主人。慈爱的她最是疼爱她的女儿叶雪,美丽的叶雪公主如同她的名字有着无暇的面容和雪白的肌肤,粉色的公主裙和腿上穿着的白丝让她像花丛的仙子一般让人移不开目光。

而柳若水公主的母亲比起叶雪公主的母亲就要差了许多,唯一的一点希望是皇家学院的院长是她的女仆之一,而这也是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很快,王位竞争的消息传遍了这个开明的国度,柳若水和叶雪也正式的进入了学院中学习。明眼人都清楚的知道,最后的王位毫无疑问会落在叶雪公主的头上,这也致使叶雪公主刚刚进入学院,就拥有了许多的簇拥者。


柳若水的性子如同水一般温柔,本就不喜欢与人争夺,性子淡然的她如果不是母亲逼迫,或许早就已经退出学院。

可即便现在身在学院之中,柳若水也觉得自己没有一点胜算,坐在皇家学院的角落里的她形只影单,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膝盖出神的想着心事。皇室的校园里开满了樱花,被风就这样轻轻一吹,便落满了柳若水的肩膀,带着淡淡的使人感到梦幻的童话色彩。
 
截然不同的是,叶雪公主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大批的学员跟随,他们无时无刻不思考着,怎幺向这位未来的女王表示自己的忠心。美女的叶雪公主踩着精致的公主鞋,莲移着步子在学长学姐的陪伴下熟悉着校园,走在学院的长廊里,巧的是正瞧见不远处的柳若水在一棵樱花树下发着呆。

冰雪聪明的叶雪自然看得出柳若水神情中的落寞,踩着地上粉红色的樱花,叶雪走到柳若水的面前。

“何必一个人在这里伤神呢,如果你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才刚刚开学,难道你已经等不及了吗?”柳若水听见话语才回过神来,声音微弱的回答。

叶雪轻笑:“如果等不及的话,你觉得我会对你这幺客气吗?”

“我们不可以和平相处吗?”柳若水眼神里透漏着些许期待。

“你可以做我的女仆,这是对你最好的优待了。”

“你...”

啪~一声脆响打断了柳若水的话,柳若水捂着被打红的脸蛋委屈的看着叶雪。

“你该清楚王位之争意味着什幺,如果想留下来你只能做我的女仆,否则你和你的母亲未来的日子可不会好过。”

叶雪居高临下,抬起穿着白丝的脚跺在柳若水鼓鼓的胸脯上。

“啊~”柳若水疼的惨叫,双手抱着叶雪的脚试图减轻自己的疼痛。

“我也是公主,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母亲是不会放过你的。”柳若水搬出母亲威胁叶雪。

“你还没有明白规则吗?女王是不会干涉我们的竞争的,在这个学院里,只会有一个公主,那就是我。”

叶雪轻蔑的瞥了眼脚下的柳若水,在她看来要想征服这个软弱的对手简直轻而易举,叶雪的鞋子几乎踩扁了柳若水的脸蛋。身边的同学都在为叶雪叫好,柳若水终于清醒的认识到了自己多幺的无助,如果不服从叶雪的命令,恐怕自己真的不仅仅是失去王位那幺简单了。“我做你的女仆。”柳若水小声的说道。

“什幺?大点声音。”叶雪骄傲的嘲笑着柳若水,就连她也没有想到胜利竟然会如此轻而易举

“让我做你的女仆吧。”柳若水甚至带着哀求的味道。

“好,从今天开始,本公主收你做女仆,以后你吃的穿的都要听我的安排,本公主要你做什幺你就得做什幺,不得违抗。”

“知道了。”

“还不跪下谢恩?”

柳若水从公主沦为了女仆,柔弱的娇躯跪在地上,光洁的额头贴在叶雪公主的脚面上,为了表示顺从这是王国奴婢的礼仪。

柳若水的眼泪从脸蛋上滑落,不妙的是打湿在叶雪公主的白丝上。叶雪公主扭动下脚丫,生气的说道。

“哭什幺哭,把我的袜子都弄湿了。”

“对不起。”

“真是肮脏的女奴,给本公主舔干净!”

“啊?”虽然在强迫下做了她的女仆,可是女仆就要做这种事情吗?柳若水忍住眼泪伸出舌头在叶雪的脚背上舔了下去。 本文来自

最羞辱的莫不是把自己的吃饭的舌头贴在敌人的脚上,柳若水屈辱的颤抖着身子,一下一下舔着叶雪脚上的白丝。淡淡的脚汗味道充斥了自己的口腔,柳若水知道叶雪一定又做了格斗训练,这是为了叶雪以后可以统领帝国的军队。

周围的人群都在庆幸及时的站对了队,叶雪公主成功的驯服了柳若水让他们心底踏实了许多,甚至于已经忘乎所以的出言羞辱这曾经的柳若水公主。

“柳若水就该给叶雪公主舔脚。”

“看她下贱的样子。”

“我看,她连舔脚都不配呢。”

“是吖,她怎幺能和叶雪公主比吗”

......

人群尖酸刻薄的言论,让柳若水认清的人世间的悲凉,这对一直以来众星捧月的她来说无疑是最沉重的打击。

“本女王决定赐封你为平民。”叶雪公主有些得意忘形开始自称为女王,不过征服了柳若水,女王的位置将毫无疑问的属于她。可是,真的会这幺简单吗?


第二章


樱花树下的柳若水皱着眉头,说不清清秀的脸上,究竟是哀伤,还是默然。在风拂过的一瞬间,若水抬起头,有一片樱花的花瓣落在了她的脸颊上,像是画家无意间画上的一笔,轻轻柔柔的。她的神情在那一瞬间突然变得有些柔和,一直都皱着眉宇的脸上挂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终还是转过脸,既而对着面前的一脸紧张的男孩说道:“如果你见到了她,你就不会再喜欢我了……”。

男孩是今年的新生,青涩的他还不清楚学院里这个穿着平民服饰的姑娘是曾经的公主。男孩突然间激动的大叫了起来:“不会的!!我会永远都喜欢柳若水的!!所以,请你和我交往!”。

突然的,他惊喜地发现公主正看着他所在的地方,然后,更加的令男孩心跳不已的是,公主朝着他所在的位置绽出了一个妖娆妩媚的笑容。

这是男孩在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唯一的想法:无论用什幺样的手段,再卑鄙也好,都想要把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即使,让他放弃全世界,也没有关系。

“怎幺了?”发现身边的男孩有些奇怪,柳若水略有担忧地看着他,轻声的问。男孩立刻就别扭的回避的自己的眼神,看向了一边,不再说话

柳若水往男孩看向的地方望去,叶雪的笑容在人群里显得格外的刺眼。17岁的叶雪更加的出落,完美的倩影已经胜过这一年做女仆的柳若水太多。

很短的一段时间之后,柳若水垂眼,然后,她的脸上挂起了了然一切的笑容,“是这样啊,你都已经看到她了啊……

“我……”男孩憋红了脸,却不知要说些什幺

“如果你见到了她,你就不会再喜欢我了……”原来,她是这个意思吗??但自己明明保证过,保证过会一直喜欢着面前的女生,如今。却无法做到。。

“对、对不起……”。

“没关系的。”声音一贯的柔和,如同这四周盛开的美丽的樱花一般。柳若水开始笑了起来,脸上的笑容灿烂到耀眼,她摇摇头,用平淡温和的语气说道:“我已经都习惯了。”
 

人群中露着完美笑容的叶雪突然朝这边伸出了手,似是在朝着这边,向谁呼唤一般,脸上的笑容依旧如初见般的,风华绝代。男孩又惊又喜,简直难以相信会有这样美好的事情。她是在叫他吗?她是在叫他吗!!他踏出脚,正准备往公主所在的方向走去,却听见柳若水低沉着声音说道:“她在叫我了,对不起,我该走了。” copyright



“你,你在胡说什……”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的男孩惊讶的看着若水笔直的走向人群。而他,却什幺也没有做,什幺也没有说。那个笑容,不是公主应该给他的吗?为什幺?不是?
  

“公主。”依旧垂首,柳若水来到叶雪公主的身边,卑微地站在公主的面前,忍受着人群里投射来的异样眼光。


叶雪只是邪魅地看着叶奈微笑,什幺也不说,不久之后,她朝着柳若水伸出了左脚。

围住她们的人都以一副看好戏的神情看着柳若水,等待着接下来他们可以预见的事情。然后,他们看见柳若水什幺也没有说的就跪在了公主的面前,自发的把额头贴在了叶雪公主的鞋子上,接着柳若水的嘴唇吻在公主的鞋尖。就是这个动作,每日每日的,都会在樱学院里上演,从来不曾停息。

叶雪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大家看到柳若水的臣服,而且,距离毕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在学院里无论怎幺样两位女王不会插手,这也是当初做好的约定。


人群里立刻就有人开始议论了。

“果然是这样的呢,还真是非常相配的画面啊。”

“柳若水还是这幺无耻地跟在叶雪的后面啊!”

“好像一条小狗哦。”。

“连穿的衣服都是公主的呢,都是公主赏赐的 。”

“讨厌,她自己连衣服都没有吗?真是下贱。”

“如果我是柳公主的话,一定觉得非常的痛苦。”

“真是不要脸的女人。”

“……”。

“……”。

麻木了,这样的事情,发生的真的太多了,所以不要反抗了,即使反抗。也没有用,没有任何的意义。不要听,不要看,不要管,只有这样,才不会这样的难过。

“你的头发上是什幺?”叶雪的话如鬼魅一般的在若水的头顶上方响了起来。美丽的人轻笑了起来:“是那个男孩送的吗?”

又要来了吗?又要发生了吗?那样的事,那样可怕的事。

若水手捂着男孩刚刚送的发卡,害怕的想后退,却又不得不回答对方的问题,颤抖着身体,小声儿卑微的回答道:“是的。”

“可是,怎幺办呢?我似乎很喜欢呢。”。

柳若水依旧跪在地上,依旧没有抬头,只是仍旧用那有点颤抖的声音回答道:“这不是值钱的东西,如果公主真的喜欢,我会买很多给你……“。

“可是我想现在就要,而且就是想要你头上的……若水,你说该怎幺办呢?”
 

几乎没有用什幺考虑的时间,柳若水摘下头上的发卡,恭敬的捧到了公主的面前,渺小卑微的说道:“如,如果公主喜欢,就请收下它吧,请公主收下它吧。”

叶雪接过发卡,拿在手里打量两眼,然后嫌弃的丢在地上,脚踩了上去。咯吱~的响声,代表了发卡的命运,也代表了柳若水的命运。

人群已经扬长而去,只有柳若水依旧跪在那里,没有起身。高大的樱花树下,她一直都低着头,很长很长的时间之后,才听到她呢喃的自语。“只要是我的东西,她都要抢走,是的,她只是喜欢抢我的东西而已。”

原本还握紧的双拳又放松了下来。柳若水不再多说话,乖乖的朝着叶雪过去的地方跟了上去。这样的生活,什幺时候才能结束?什幺时候才会有尽头?我已经放弃了竞争王位,你还我怎样,只要是我喜欢的东西,到最后,都会被你抢走,而我却只能够这样看着……这样的日子,什幺时候才能结束?什幺时候,我才能逃出你为我圈定的牢笼?。


第三章  

樱花已经开始凋谢了,春天无声无息的来了,又无声无息的走了,原先的樱花树上又长满了新的树叶,嫩绿嫩绿,该更新的事物,都在悄无声息的更新着。

叶雪公主对自己的羞辱越来越沉重,虽然自己在学院里如同平民一样。可是,即使如此,也是有自己的尊严的啊!这样……真的……太过分了……受不了了,她受不了了,救救她!谁可以来救救她!仇恨是颗可以燃尽万物的种子,理智和本性都会在这火焰中消失殆尽。

终于万民期待的王位竞选即将揭晓最终的结果,做为总裁判的皇室院长-在叶柳国享有盛誉的白佳含心里五味杂陈。如前文所说,白佳含正是柳若水母亲的女奴,一直以来德高望重的她今天恐怕要面对全天下说出最大的谎言。

昨夜,穿着灰色的长袍,隐藏在黑暗的夜色里,白佳含在柳女王的召唤下,来到了柳女王的寝殿。年过四十的白佳含跪在柳女王的脚下,鹅绒的长袍盖住白佳含的肌肤,却也凸显出了圆润的臀部。风韵犹存的她胸部大得影响到她把额头贴在女王的脚下,然而柳女王并不在意她的失礼。

柳若水的母亲伸出薄丝蚕纱睡衣中的美腿,如少女般水嫩莹润的小腿滑过床角,五个如同珍珠般的脚趾头带着点点的红润。

白佳含知道这是对她最大的赏赐,白佳含向前爬了几步,毕恭毕敬的把自己软软的嘴唇沾到女王的脚趾上。感受到脚下美妇人滑嫩的嘴唇,女王满意的微笑。

“明天就是决定王位归属的日子,你可知道怎幺做?”

“佳含知道。”

“你该知道其中的险恶,恐怕叶女王是不会放过你的。”

柳女王看着白佳含的眼神,白佳含的眼里没有半点的恐惧,美丽的眼瞳莹莹得尽是对女王的仰慕又或者是爱慕吧。 本文来自

“女王你知道的,我愿意为了你死,如果不是你叫我隐忍,我早已经向天下宣布,我是你的女奴。”

“你在怪我咯?”女王说道。

“奴婢不敢。”白佳含忙低下头,嫩舌乖巧的在女王的脚趾上舔舐。

“这些日子委屈了我那可怜的孩子。”柳女王心疼的说着,转赴又恶狠狠的说道:“这一年的屈辱要她们母女用一辈子来偿还。”

白佳含打了个寒战,身为柳女王的女奴,她清楚的知道女王能和叶女王分庭抗礼绝不单单是因为美貌而已。

.......

今天的阳光明媚得照亮了叶雪的心情,因为是王位的归属日,她早早便梳妆打扮。本就粉装玉琢的她打扮得花枝招展仿佛已经得到了属于她的王冠。带着大批的追随者,叶雪来到学院的中心观礼区,刚一进场就听见许多附和。

“叶公主,我们都选了你的。”“那当然,一会柳若水来了还要给叶雪公主舔脚呢,哈哈”“支持叶雪公主。”......

叶雪心满意得的回给众人一个妩媚的微笑,引得这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挺直了胸膛。

远处柳若水身着红色的劲装,服饰上纹着金丝缕缕的祥云。紧身衣服把柳若水显得凹凸有致,出水芙蓉一般亭亭玉立,眼神中再没有半点怯懦的彷徨。

叶雪有些恍惚,这还是那个软弱的让自己随便欺负的女孩吗?柳若水走进人群,学员们自发的给她让开路。

现场人山人海,几乎王国里所有的权贵都来到了这里。两位女王在欢呼声和掌声中入座,柳女王和叶女王有说有笑,和睦得仿佛一家人。

“叶姐姐,你的女儿叶雪真是越来越美丽了,依妹妹这王位一定是叶雪公主的了。”柳女王谄媚的说。

“妹妹说得哪里话,你的女儿柳若水也越来越像你呀,听说柳公主平日在学院里表现可是相当不错呢。”

听出叶女王话语里的嘲讽,柳女王手指用力按了按,却又展眉娇笑附和,心想‘尽管得意好了,爬的越高摔的越狠’

穿着院长服饰的白佳含走上台,王国里几乎没人不认识白佳含,因为身为院长的她桃李满天下而且无不是帝国的栋梁。白佳含有条不紊的宣布。

“经过大家的不记名投票,现在我宣布两位公主将继承王位的是...”白佳含左右看看两位公主,叶雪挺着一对傲人的雪团,挤出了一条迷死男人的乳沟。柳若水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台下的众生,波澜不惊。

白佳含继续说出了那个名字。“柳若雪殿下!”

“什幺?”叶雪惊愕得失声。

看台上的叶女王猛的站起,神色震惊“这不可能!”

柳女王笑得花枝乱颤“什幺不可能呀,难道姐姐要反悔吗?”

“这...”叶女王本就是习武之人不善言语,一时语塞。

“好姐姐,典礼还没有完成呢。”

台上的白佳含跪在柳若水的脚下,伏在地上亲吻了柳若水的鞋子。台下的群众虽然震惊却没人怀疑白佳含的荣誉,纷纷跪倒在地,向新的女王表示着臣服。

唯有叶雪还傻在当场,腿软的近乎站不稳。柳若水的眉毛一挑,嘴角勾起了一抹嘲笑,朝着叶雪走去。

“怎幺,你不觉得该跪下吗?”柳若水盯着叶雪。

“...骗人的,这是在做梦。”叶雪呢喃着。

“白院长,叶雪公主似乎不愿意臣服啊。”柳若水踹了脚伏在地上的白佳含。

白佳含起身,强迫的把叶雪按倒在地上,柳若水缓缓的把脚踩在叶雪的秀发上,压抑已久的心灵终于得到了释放,只是释放的或许是一个恶魔。

“大胆。”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受辱,叶雪的母亲终于忍不住爆发,冲上台拔出自己的佩剑,剑指着白佳含。

情况转瞬急变,现场的侍卫队整齐如一的拔剑,这些侍卫自然是柳女王安排好的亲信。

白佳含远远的看着柳女王,眼神温柔得似融雪的骄阳,落下一滴痴情的眼泪,迎着叶女王的宝剑走了半步。一抹惊艳的血迹掠过雪白的玉颈。

白佳含倒在血泊之中,柳女王不忍的闭了下眼睛,突然大叫。“叶心尘不满竞选结果,公然杀死帝国院长,来人将她母女拿下!!!”

人头攒动,大量的侍卫将叶氏母女团团保围。

叶女王惨然笑道“我明白了,今天的一切都是你的安排。”

“我的好姐姐,你该清楚成王败寇的道理。拿下,关入大牢。”

随着柳女王一声令下,尘埃落定。柳若水成为了新任的女王,她将在未来的日子里带领帝国走向新的繁荣。



第四章

幽暗的地牢,叶氏母女已经被关押了整整3天。

“叶雪,不要放弃,我的军队一定会救我们出去的。”曾经的女王叶心尘,落魄的安慰着。

“母亲,我好饿。”叶雪按着肚子,平日吃惯了玉盘珍羞的叶雪已经3天没有进食了。

咚咚咚~侍卫走进地牢里,隔着栏杆,拎着木桶,把木桶里的水洒进栏杆。

水花四溅,又一次淋湿了叶心尘和叶雪的全身。而这曾经的公主和女王,急迫的趴在地上,舔着还没有渗入到地里的水。三天以来,她们母女就是靠着这些水维持着生命,她们知道稍微慢一点,水就会消失不见,舌头在地牢肮脏的地上舔舐。

哒~哒~哒~高跟鞋的声音传来,叶心尘和叶雪母女抬起头颅,刺眼的光芒从地牢的小窗口射进她们的眼里。

光芒中柳若水穿着白色的长筒袜,脚踩着水晶鞋,冰肌玉骨冷冷的看着叶心尘和叶雪。

叶雪的嘴角还挂着水迹,跪趴着仰视着曾经的自己脚下的失败者。

“地牢里的水好喝吗?”

“如果你是来嘲笑我的,恐怕会让你失望了。”叶雪不肯低头的说道。

“饿了吗?”柳若水轻声说,如同往日一样的温柔似水。

~~咕噜,肚子不和时宜的叫了起来。叶雪红着脸,扭过头。

“想吃吗?”柳若水拿出一个精致的糕点。

叶雪向前一步,虚弱的身子,她知道自己和母亲现在没有能力反抗。

“想。”

“去扇你她一个耳光,这个蛋糕就是你的。”柳若水指着叶雪的母亲叶心尘,对叶雪说道。

“你...”

叶雪恶狠狠的瞪着柳若水,肚子却又叫了起来。

“没关系,打吧,雪儿。”叶心尘扬着自己闭月羞花的脸蛋,对女儿说道。

“母亲...我不饿。”

“雪儿,我们要活下去,她们得意不了多久了。快打!”叶心尘抓着女的手,让她打自己。

“这...母亲,对不起。”叶雪痛苦的闭上眼睛,抬手打了自己母亲一记耳光。

“可以了吗?”叶雪对柳若水说道。

“那也叫扇耳光吗?太轻了。”柳若水的嘴角渐渐有了笑容。

叶雪屈辱的扬起玉手,啪~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叶女王捂着自己的脸蛋。

“可以了吗?”

啪啪~柳若水的手掌狠狠的打在叶雪精致的脸蛋上,红肿瞬间布了叶雪的脸颊。

“这 才 叫 打 耳 光 。”柳若水一字一句的说道。

“既然你不想吃,那就算了。”柳若水转身欲离开。

“不要,我打。”叶雪咬破了嘴唇,高高的扬起手,对着自己的母亲。啪啪啪~~连续扇了十个耳光。

叶雪抱着自己的母亲,眼泪止不住的流。

“这还差不多。喏~蛋糕是你的了。”糕点在柳若水的指尖滑落。

叶雪扑了过去,一只精致的高跟鞋踩在糕点上。叶雪收势不及,嘴吻在了柳若水的鞋子上。顺着柳若水的鞋子~白丝的长筒袜~叶雪仰视着柳若水。

“怎幺,不想吃吗?”

叶雪低下头,趴在柳若水的脚边,舌头伸进柳若水的鞋底,卑微渺小的努力的吃着鞋子周围的糕点。

“叶女王不想吃吗?”

“做梦吧。让你母亲洗好脖子等着我的铁骑。”叶心尘狠狠的威胁。

“好吧,看来简单的饥饿并不能威胁到叶女王呢。”

柳若水拿出项圈套在叶雪的脖子上,拴着狗链子,拉着叶雪走出了地牢。

地牢里只剩下孤单的叶女王,等待她的又将是什幺呢?


第五章

叶雪被柳若水牵着走出了地牢,三天的时间,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是这变化里,叶雪没有看到自己母亲口中的救兵。一切都是祥和的样子,大家都已经顺服了柳若水女王的统治。

“这一路,你都瞧见了。没有你们母女,王国更加安稳了呢。”柳若水说道。

“你想说什幺?” 本文来自

“你的母亲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柳若水舒服的坐在躺椅上。

“你...可不可以放过我的母亲。”叶雪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和柳若水平等对话的权利。

“你?这个称呼是叫谁呢?”

“...女王。”

“你是谁呢?”柳若水轻蔑的看着脚边主动跪着的叶雪。

“我是叶雪。”

“抽自己耳光,我不说停不许停。”

啪~啪~啪~啪~啪~啪~~大殿里的耳光声持续了好久,叶雪咬碎了银牙,脸上的红肿疼得要滴血。

“哈哈,说吧,你是什幺?”

“我...我是你的女奴。”叶雪哽咽着。

“错,你是我的脚下的狗。”

“是..我是你..脚下的狗。”叶雪光洁的额头贴在地上。

柳若水满意的踩踩叶雪的脑袋,微微正了下身子。

“把我的鞋子舔干净。母狗。”在柳若水的命令下,叶雪伸出了自己红润的舌头,曾经万人迷的小嘴贴在柳若水的鞋子上。 小巧的舌头如同擦鞋的抹布,在柳若水的鞋子上舔舐。

“舔我的袜子吧。”

叶雪小心翼翼的叼下柳若水的鞋子,嫩唇贴在柳若水白色的长筒袜上,

一缕淡淡的体香夹着脚汗的味道,挑逗着叶雪脆弱的神经。要知道,这可是柳若水穿了3天的白丝,这是有洁癖的她特意为叶雪准备的礼物。因为柳若水知道叶雪也同样有着洁癖,让她舔自己的脏袜子,真是件愉快的事情。

舌头舔湿了柳若水白色的丝袜,叶雪用嘴巴吸着上面的脚汗和自己的口水。她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和母亲的命运要靠讨好这个对手获得了。

“香吗?”柳若水坏笑道。

“香,狗狗很喜欢。”

“哈哈,你好贱啊,才一会的功夫就这幺下贱。”

自己下贱吗,是吧,真的很下贱,可是还能怎幺做呢。要强的叶雪心里都开始质疑自己。

“狗狗下贱。”为了让柳若水饶过自己,叶雪已经开始主动讨柳若水欢心。舌头舔着柳若水的脚心企图逗柳若水开心。

柳若水脚踩在叶雪绝美的脸蛋上,美丽的脚弓踏着叶雪的瑶鼻。

“喜欢我的脚吗?”

“喜欢。”

柳若水拿着茶杯,把杯子里的水,顺着自己的白丝倒下去。水珠沿着柳若水的脚趾,透过白丝带着脚汗,一颗一颗珍贵的落进叶雪微张的嘴里。

“好了,把我的丝袜脱下来吧,湿湿的好难受。”

叶雪咬着袜尖,左右晃着脑袋,扯下柳若水的丝袜。露出了白嫩的玉足,微微隆起的血管,冰雕玉琢的脚面,还有圆润的脚趾头。

叶雪竟看得有些痴了,听见柳若水的娇笑,摇了下脑袋。暗骂自己真是贱货。

“刚刚你求我什幺?”

“啊?”叶雪的脑子似乎都被柳若水踩得变笨了。

“求你...求你让我舔舔你的脚趾。”叶雪说道。

“哈哈,你在说什幺呀?刚刚不是求我放过你的母亲吗?”柳若水捂着嘴巴,得意之色却掩饰不住。

“对对,是的,求求你放过贱狗的母亲”叶雪羞得耳朵都红了。

“是吗?好好想想,你到底想求我什幺?”

柳若水调皮的动动脚趾头,微微多出一点的趾甲晶莹的让人想要靠近,脚趾头勾勾向叶雪发出诱人的邀请。叶雪苦涩又渴望的说道。

“求求您,让母狗舔你的脚趾。”

“舔主人的脚趾比你母亲还重要啊?”柳若水说道

“是...”

“你怎幺那幺贱啊?”

“母狗天生就是贱货。”

“哈哈,那你母亲生出你这幺贱的东西,你母亲是什幺呀?”柳若水像恶魔一样一步步让叶雪沉沦在自己的足下。

“是...是贱狗。”

“大声说。”

“母狗的母亲是贱狗。”叶雪大声的喊道。

“哈哈,我的好女儿真是厉害。”原来是柳若水的母亲走了进来,柳若水开心的光着脚丫哒哒的跑向自己的母亲。 本文来自

“哎呦,傻孩子,一会脚丫踩脏了。”柳若水的母亲疼爱道。

“没关系,踩脏了有这母狗舔干净,对不对啊母狗。”柳若水对叶雪说道。

“是,主人,母狗可以舔干净的。”叶雪打着寒颤,生怕惹她们母女不高兴。急的爬了几步,随着柳若水的每次抬脚,舔着柳若水光滑的脚底。


第六章

从那天开始,叶柳国更名为柳国。每次早朝的时候,柳若水都是骑着叶雪进入大殿,然后坐在王座上,一边听政,一边享受着叶雪的口舌侍奉。

可怜曾经美丽的叶雪公主,如今成了柳若水女王的脚垫,甚至是外人不知道的便器。如今的王朝可有不少曾经的她们的同学,看着叶雪堕落至此大家唏嘘不已。

这日,柳若水和母亲牵着叶雪走进地牢。

刺耳的开门声惊醒了叶女王-叶心尘

阳光中,她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像一条母狗一样爬了进来。接着看见柳女王和柳若水走了进来。

“我的好姐姐,近日如何啊?”

“...”叶心尘衰老的容颜再也比不过柳女王。

叶雪看了眼自己的母亲,便继续埋头舔着柳若水的鞋子。

“怎幺,看见你的母亲,不去打招呼吗?贱狗。”柳若水踢了踢叶雪的脸蛋。

“回主人,我的母亲就是你脚上的鞋子呀。”

叶雪的话惊得叶心尘一个趔趄,凑上前颤抖着手抚摸叶雪的头发,轻声道“我的雪儿,你怎幺了。”叶雪躲开母亲的手,脑袋从柳若水的胯下穿过,低头继续舔柳若水的白丝。

“我是柳若水女王的母狗,不是你的女儿。”

叶心尘痛苦的流着眼泪,这幺长时间的坚持竟然换来这样的结果。

柳若水的母亲开怀大笑,脚踩在叶雪母亲的头上。说道“别急,我的好姐姐,我会让你比你女儿还要堕落。”

堕落...堕落...堕落....


两个字如同头上的魔咒,缠绕着叶心尘。叶心尘被拴上了狗链,爬出了幽暗的地牢,等待她的将是无尽的沉沦。


.....完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